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 

  自搬到荷兰来后,家母总是爱问我:「你那边有什幺好吃的?你都吃什幺?」即使我义正辞严的跟家母解释:「没有,荷兰没什幺好吃的!」家母总是觉得,我是爱骗她的死小孩。阿母啊!你冰清玉洁的女儿真的是冤枉的!荷兰的美食真的就是「空」一个字。即便是对饮食标準宽鬆的台湾人来说,荷兰仍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荒漠。在我旅居的数十个国家里,荷兰食物绝对是可以排上倒数两名的。这样奚落一个人高马大(荷兰警察骑的马真的是很高又很大,吓死我这个哈比台湾人了)的堂堂小国好像有点太羞辱人,也很难让人相信。但是,各位观众(妈!就是妳啦!)!我讲的是真的!

  数年前我在乍到这个以郁金香、设计和单车闻名的国家时,就曾四处的找寻荷兰美食的踨迹。不消多时,很快的就发现荷兰无美食这件事;毕竟,这是个不管荷兰人身形再巨大也无法遮掩的事实。但是荷兰是个如此美丽的国家:金髮碧眼的人们一派轻鬆的在古老的石头路上,不畏风雨的骑着小花单车趴趴走;乡间风景美如小时候15块一本的韩国笔记本封面插图(就是小丘陵上绿草如茵,树长得很像绿色猫尾巴的那种);这样一个高度追求美感与生活品质的国家,怎幺可能会不重视饮食?毕竟这里晚上除了酒吧外,无处可去,所有的商店六点后就关门了;若不好好的吃一下晚餐,漫漫长夜是要脚踏车修整晚吗?于是我不由自主的拒绝接受事实,陷入自我否定之中。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 

  陷入否定期的我,开始四处打探什幺是荷兰的美食;而我得到的答案是:市场上的炸薯条(patat)、炸鱼(kibbeling)、炸肉丸(bitterballen)、炸奇怪肉泥内馅的可乐饼(kroket....到底是有多爱吃炸的!!)、是鲱鱼生鱼片 (haring)、枫糖饼(stroopwafel) 、甘草糖(drop)、糖碎片(hagelslag)及某一位美食家称之为「马铃薯菜泥」,我称之为「烂泥」的冬天大菜 「stamppot」。虽然洋洋洒洒写下来,好像荷兰美食真的不少。但是!请各位客倌仔细想想:只是个炸薯条就被拿来当成美食代表...这个....这个,案情不单纯啊!薯条不就是去速食店买套餐送的,有时候还懒得吃完的附餐,为什幺会成为美食代表呢?于是我决定亲身前往市场,试吃一下这个传说中的荷兰美食。虽然我很努力的要找出荷兰薯条的独到之处,但很遗憾的,吃完的心得也就只是:

  啊!不就薯条?不然咧!

  硬要说有什幺之特殊处,就是荷兰人爱配着油腻腻的美乃滋吃,而且除了美乃滋之外的沾酱,都还要额外付钱咧!我个人诚心的认为,真的不能因为荷兰人配奇怪付费沾酱的吃法,就要把薯条归于美食一类。至于其它荷兰人狂爱的炸物,像是炸肉丸和可乐饼,也是不值一哂之物,完全无法和台湾的鹹酥鸡相提并论。更遑论荷兰人把这些该现吃的炸物,放到莫名其妙的自动贩卖墙里,像饮料般的贩售。这些炸物就算新鲜起锅时不难吃,在放到墙里等待食客来到的同时,风味也早已全失了!还有还有!荷兰人爱吃美乃滋,却鲜少听他们说起自製美乃滋一事!和家家户户因嫌市售美乃滋不够美味,坚持自己做的法国人相较,荷兰人可以说是能吃就好,口味不重要。由此可知,荷兰人的饮食概念是台湾人完全不同的。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 

糖碎片的大翻身 

 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,是荷兰人吃早餐时用来撒在麵包上的糖碎片。当我身边的荷兰人热心的跟我介绍糖碎片的吃法时,我心中默默的嘀咕着:啊这不是撒在蛋糕上的装饰吗?怎幺会吃早餐配这个,还这幺煞有其事的跟我介绍它?连超市里有一整柜都放着这个在台湾没人鸟的糖碎片?于是我很认真的吃了一口抹上奶油后撒着糖碎片的麵包。啊?不就蛋糕上的那个?不然呢?还害我以为有什幺特别的呢!同样是爱吃麵包的德国人,他们用来配麵包的各式醎甜抹酱则更显得多元而可口。荷兰人这幺爱吃糖碎片,到底是想怎样啊?

 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鲱鱼与谜之国菜

  现在来聊聊荷兰人口袋美食名单中,尚未讨论到的部份吧!首先是腥味藏不住的鲱鱼生鱼片;荷人并不太在乎腥味,也不太会处理腥味,因此荷式鲱鱼生鱼片对我来说,滋味远不及鲜甜的日式生鱼片。至于来荷观光客人手一包的枫糖饼,甜腻过头,实在无法多吃。赫赫有名甘草糖,因含有味道近似八角的甘草,所以吃起来像是把鲁肉饭的汤汁做成糖果,诡异万分;大部份的台湾人也会觉得难以入口。炸鱼倒是鲜嫰多汁,算得上荷版鹹酥鱼,是荷兰食物中勉强可以称之为美食的佳作。而冬天大菜「马铃薯菜泥」,荷文「stamppot」直译,就是捣碎成一锅菜之意。这道菜,顾名思义就是在水煑马铃薯和其它蔬菜后,加点牛奶、奶油、塩巴和胡椒,捣碎成泥后即可食用,通常还会配上各式口味的香肠,是荷兰人冬天必吃的「国菜」。

薯条、糖碎片、美乃滋:「可以吃就好」的荷兰实用饮食哲学

  是的!把水煮马铃薯和蔬菜弄成烂烂的一坨泥,再配上香肠吃,就是荷兰人的国菜!就这样!没了!各位读者,我可以了解各位现在震惊万分的心情!当年的我也是如此的难以置信!但这是个铁铮铮的事实啊!即便国菜是坨烂泥,荷兰人还是可以雀跃的跟我分享:烂泥菜有许多种作法哦!可以加萝蔔捣成烂泥!可以放苹果捣成烂泥!还有还有!!放这个菜还有那个菜跟培根,也可以捣成烂泥吃哦!看着这些身材极高而食物标準极低的荷兰人,每天小确幸的吃着蛋糕上的糖碎片、副餐的薯条、冷掉的炸物而自得其乐时,我都得常忍下白眼连十翻的冲动。

  一番挣扎后,我终于接受「荷兰没有美食」这个事实,同时也把自己对荷兰食物的期待降到最低。总结的来说,荷兰食物是「还可以吃」,但就是没什幺特别的;且荷兰人常把在其它国家饮食文化中的小配角,拿来当作餐桌上的大明星。因此在荷兰外食常是件物有所不值的事,就算花了一大笔钱,也只能吃到还可以的食物;自己下厨以解决三餐所需,成了我在荷兰的日常生活写照。但也因为如此,此地物美价廉的超市生鲜(作者注)让我得以天天至少食用五蔬果。比起在台湾时狂嗑滷味醎酥鸡,在荷兰的我可谓吃得健康又美味!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了!至于荷兰人为何这幺不重视吃?其实是和许多荷兰人过去是清教徒,再加上二战后民生困苦的环境有关。不能重视饮食,也没有条件重视饮食的时空背景下,让荷兰人逐渐养成了能快速吃饱就好的实用饮食文化。说人家饮食文化贫乏嘛!但人家从小这样中午吃冷麵包,晚上吃烂泥菜,还是可以快快乐乐的长成全世界最高的国民啊!

  阿母啊!妳看到这,总该相信我这个百善孝为先的女儿没在骗妳了吧!

作者注:近期荷兰在英国非营利组织「乐施会」(oxfam.org)针对125个国家的「够好吃」食物排名调查中(good enough to eat index),高居首位。其评断标準为,国内食物供给量、品质、价格和是否能兼顾健康等四个项目来做评判。也就是说,在所有的调查国家里,荷兰是最容易以平实价钱买到新鲜且健康食物的国家。我也私心以为,用 「可以吃(good enough to eat)」 来形容荷兰食物,是再适合不过了!

这两天与荷兰友人前往巴黎旅行,路边偶遇一位法国小老太太。在她得知友人是从荷兰来的之后,她就忍不住一直对友人碎唸:荷兰人人很好,房子运河漂亮。但是,食物有够难吃!害她去阿姆玩时得猛去中餐厅打牙祭。最后还一直追问友人,他到底都吃些什幺?说得我的荷兰友人一脸尴尬,我在旁点头如捣蒜!

上一篇: 下一篇: